詩人北島曾在《回答》中寫道:“冰川紀過去了,為什麼到處都是冰凌?好望角發現了,為什麼死海裡千帆相竟?”依法治國,顯然不能靠“帶著紙、繩索和身影”的詩人,“為了在審判之前,宣讀那些被判決的聲音。”有困難找警察早已深入人心,我們想問一問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龍城派出所:是誰有困難找的警察,又是誰找了警察而有了困難?
  12月28日,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本月13日,河南籍女農民工周秀雲在山西太原討要薪水時,和工地保安發生衝突。緊接著民警現身,雙方發生肢体衝突,幾名農民工被帶到了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龍城派出所。意外的是,周秀雲最終卻突然死在了派出所內,而她的丈夫也被打斷了四條肋骨。另據同日中國網:行凶警察面對遭暴力侵害暈倒在地的受害人,不但沒有實施搶救措施,反而繼續大罵“裝死”。派出所長楊某恐嚇負傷的受害人家屬說:“告訴你們人死了又怎麼地,你們有本事去上訪告狀嘛!”
  我看了至少不低於50篇的文字、視頻報道,我對一家媒體的報道不放心,又找到了不同信源的其他媒體的報道,直到央視也進行了報道。一是我不相信這是真的;一是我擔心片面的“引言”會帶來麻煩,說實話,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沒有安全感,作為一個批評者。
  一段警察抓著周秀雲頭髮,把她摁倒在地,雙腳踩著周秀雲頭髮的視頻,讓人不忍直視。一個公民如此毫無尊嚴的慘死在派出所里,她最後一動不動無比孱弱的樣子和踩著她頭髮的、高昂著頭顱的胖警察,形成如此強烈的視覺衝擊。這一刻,我被激怒到即將崩潰的邊緣,在權力的腳下碾碎的哀嚎,從冰冷的水泥地面摶遙直上,在一萬米高空哀哀而鳴。期間他的丈夫(或者是她的兒子)出現在鏡頭裡,一個頭髮蓬鬆的男人一晃而過,我沒能捕捉到他的表情,看著自己的妻子(母親),如一條無力掙扎的狗任人擺佈,他近在咫尺而無能為力,此刻我難以抑制的淚水奪眶而出,我甚至失聲嚎啕大哭,太陽躲在了雲層里,這和一個死去的母親有關,這和我們每一個活著的人有關……
  我努力剋制情緒,回到我所要評論的新聞里,理性不能因為一雙踩著公民頭髮的腳而失去。
  首先,有個細節需要釐清,周秀雲死亡的地點是在派出所內。當地警方通報中稱:“民警處置過程中與阻攔的周某有肢体衝突,涉嫌違反公安機關接處警相關規定,處置不當,發生周某非正常死亡事件。”案情介紹用意模糊,有刻意迴避周秀雲死亡地點的嫌疑。假如周秀雲死在了工地上,那麼,民警沒有帶回一個死人的必要。
  周秀雲死在了派出所內。正常理解,派出所是一個可以為我們提供庇護的地方。在一些強弱懸殊的衝突中,弱者在派出所內,生命安全本該會得到最大的保障。在這裡,不但一個合法權益受到侵害的討薪者會受到公正對待,即便哪怕一個違法犯罪嫌疑人,他的人身自由可能會依法受到一定的限制,但也不應受到侮辱和暴力。
  那麼,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龍城派出所,為何成了周秀雲非正常死亡的地方?
  本來,周秀雲一家辛辛苦苦在外打工,前去討薪,不過是一件普通的民事糾紛,在工地上和保安發生語言衝突也不過是一般的社會治安案件。前去處置的警方為何單單把周秀雲一家戴上手銬,帶回派出所,直至周秀雲死在派出所,丈夫被打斷四根肋骨?
  視頻里我們看到,胖警察在派出所的院子里毆打周秀雲,畫面中還有其他警員出現在鏡頭裡,可以想象,光天化日之下周秀雲垂死的癥狀,她丈夫卑賤的哀求,胖警察瘋狂的叫囂,一個派出所又不是什麼深宅大院,全所上下必也一定都看在了眼裡,至少知道這場悲劇正在發生,是他們看慣了這樣的場景而變得麻木不仁?還是他們覺得派出所本來就是一個可以毆打侮辱公民的地方,而無人出面干預?
  請記住這個名字——小店分局龍城派出所,這裡的胖警察,不是人民群眾的守護神,而更像商人的家奴和打手,一旦他們有合法的暴力,如此令人恐怖。在2015已經倒計時之際,我們歡歌笑語高唱著神州大地一派盛世祥和的好氣象的時候,有這樣一個地方的存在,便使得我們的所有的喉嚨都會因此而喑啞。正如詩人所言:“我不相信天是藍的,我不相信雷的回聲,我不相信夢是假的,我不相信死無報應!”
  文/貓之魚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派出所怎成暴力致人死亡的地方?)
創作者介紹

上海

zd91zdxj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